陆妄安🌊

日常划水(1/1)
梦见自己是个角虫醒来之后发现只是个小蠢瓜

【忘羡】梦

·é‡ä¿®ç‰ˆ
·ä¸çŸ¥é“自己写了什么
·åæ­£ååˆ†çŸ­å°
·æµæ°´è´¦æ¸£æ–‡ç¬”
·äººç‰©å´©åæˆ‘çš„é”…
·é›·åŒæˆ‘çš„é”…
·æŽ¥å—以上进入











夷陵老祖去世多年,却仍是时常被人们提起唾骂。
晗光君蓝湛也解了禁足,又是人们眼中的雅正君子。
可是蓝湛是忘不掉魏婴的,他在无人的夜间端坐着,低低的说出魏婴的名字,千百次次在心中描绘魏婴的相貌,无数次的写着魏婴的名字。

蓝家弟子夜猎时遇上了罕见的妖怪,陷入了梦境。

蓝忘机睁开眼时环顾四周,发现是在自己的静室。再观察自己的身形,大约是在自己年少的时候了。
看时间云深不知处内子弟早已入睡了,然而他又不知道今日是否有自己的夜巡,便提灯出门。
蓝忘机发觉一棵多年的榕树有异,便停下观察。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是魏无羡。
魏无羡也没想到蓝忘机会出来,他今日还是偷带了天子笑进来,好不容易躲过了夜巡,却遇上了蓝忘机。
蓝忘机倏忽见到了早已死去的人,心中一惊,又不知说些什么,只是死死的看着眼前的人。
任凭谁大半夜被自己的死对头盯着看都会吓着吧,可魏无羡不会,他想了想,约么是蓝忘机喜欢梦游吧。
抬脚离开时却被蓝忘机紧紧抱住,一个踉跄,弄出了声响。
“谁在那里?”
“蓝湛你快放开我!我还要回去,被你叔父抓到了我又该抄你们的三千条家规了!”
蓝忘机怔愣,想都没想就牵起了魏无羡的手,一起调到了榕树上。
夜巡的人是蓝启仁,他提着灯走到榕树下。
树上的蓝忘机将魏无羡抱在怀中,头埋在他的颈窝,像是再也不要分开一般。
魏无羡从未见过这样的蓝忘机。蓝忘机以冷静示人,偶尔会因为自己而愠怒,却不曾如此脆弱。
大概是脆弱吧,抱紧了自己,撒娇一样的行为,自己又不是下一秒就会消失。
这个姿势实在是有些不舒服,魏无羡想动一动,然而这样的下场是被抱的更加紧了。
这时,魏无羡感觉脖子一痒,仔细想了想,原来是蓝忘机在深呼吸吧。
魏无羡想着,这人怎么这般有趣,莫不是我身上天子笑的味道吸引他了?
蓝启仁并没有发现树上的两人,于是离开了此处。
魏无羡发现蓝启仁走后拍了拍蓝忘机,示意他松手,还说:“你这人八成是想喝我的天子笑,今日我就分你一些,以后见到我可不要不理不睬。”
蓝忘机闷闷的“嗯”了一声。
魏无羡惊于蓝忘机的不守规矩,这对他也是新奇,豪迈地开了酒与蓝忘机同饮。
蓝忘机醉的快,睡得也快。睡着了就枕着魏无羡的大腿,面朝着他,两条手臂也不安分地揽着他的腰。
蓝忘机睡着睡着就开始哭,也不知道哭什么为什么哭,满脑子都是问灵的调子,也哼哼了出来。身边的人好像在摸自己的头。
好舒服,如果可以这样睡下去就好了……

蓝忘机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
睁开眼,看见兄长一脸凝重地看着自己,原本笑意盈盈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蓝忘机摸了一下脸,湿漉漉的,是刚哭过了。

蓝曦臣在归程时对蓝忘机说:“昨夜的妖怪厉害,可以让人梦见所念,我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你叫醒,说不准你就这样睡下去了。”
蓝忘机不语。

蓝忘机时常来到此处,做一场梦。

我放弃了,那篇以尴尬为主的文,lo吞我格式QAQ

【方明华叶】脑洞の一

事关前两天的我参与的尴尬的事

人物名字都改【想想还是好尴尬

微机课上打字,66哒

【all叶】军训日记

①真人真事改编
②题材和内容如有雷同,一定是我错了
③我的教官才没有这么可爱呢QAQ
④如果你愿意就看下来吧,求评论指点不足qvq








9月1日星期三,晴
今天是我升上高中后的第一天军训,开学典礼动员大会好无聊啊啊啊啊!教官们都是旁边荣耀军队的人qvq,据说那里帅哥多诶。
我们的教官……教官很白啊,天使啊,好可爱啊QWQ,就是脸有点虚胖。
教官姓叶,S班那位周教官从头到尾都在偷窥叶教官啊QWQ,叶教官一笑,周教官后面就像抖开了一个粉花花幕布QWQ。
今天三个男孩子晕了过去,叶教官就“诶呦诶呦”的叫了两声,连忙跑过去扶着,还捏了一把人家的脸,我也好想晕过去!叶教官我晕了快来扶我抱抱我!
中间那个大休息时间叶教官就四处搜刮冰棍儿和饮料,周教官就眼巴巴儿地去买了一整箱冰棍儿送过来,还看着叶教官求夸奖!
下午叶教官搭着周教官的肩膀蹭了过来训练我们,有空了还陪着我们瞎聊。
叶教官我宣你QWQ。

叶教官批语:我也宣你,如果你给我买好吃的我更宣你。

【all叶】一起来讲故事

拖延症终于弄出了这个脑洞好开心……

我觉得我写的烂极了……

哭唧唧



荣耀职业选手内部和谐有爱交流大会

戴妍琦:无聊,痛哭,没有本子(メ`ロ´)/

苏沐橙:无聊,桑心,没有脑洞(メ`ロ´)/

楚云秀:无聊,郁闷,没有boss(メ`ロ´)/

卢瀚文:破队形⁄(⁄⁄•⁄ω⁄•⁄⁄)⁄

黄少天:小卢就算现在是暑假了也要好好学习写作业做手操锻炼身体不要像上面那些颓废的姑娘们一样喊着无聊无聊无聊像我就很不无聊但是如果叶修强烈的想要和我pkpkpkpkpk的话我也会勉强答应他的

方锐:噫,瞎扯

魏琛:瞎扯+1

杜明:瞎扯+2

郑轩:瞎扯+3

李轩:瞎扯+4

刘小别:瞎扯+5

王杰希:瞎扯+6

……

吴羽策:瞎扯+10086

黄少天:滚滚滚滚滚滚都滚开什么瞎扯瞎扯个屁啊(メ`ロ´)/

方锐:黄话唠你这话说的真像编故事

卢瀚文:说起编故事我想到了一个很打发时间的游戏。故事接龙龙!

叶修:这个好玩,参与的扣1

方锐:1

楚云秀:1

喻文州:1

张佳乐:1

……

叶修:没人了吧,来来来小卢讲一讲规则

卢瀚文:每个人掷三次骰子,加起来点数最小的先来,依次变大

黄少天:看本少投出六六六!【1+1+1】

张佳乐:黄少天你也有今天!【2+2+2】

方锐:张佳乐你还敢说?【5+2+3】

叶修:呵呵【6+6+6】

……

楚云秀:好了,我来公布一下顺序。黄少天【3】,李轩【4】,吴羽策【5】,张佳乐【6】

楚云秀:哎呀好麻烦我不打点数了,黄少天,李轩,吴羽策,张佳乐,魏琛,林敬言,王杰希,方锐,喻文州,苏沐橙,肖时钦,戴妍琦,江波涛,孙翔,唐昊,楼冠宁,楚云秀,孙哲平,周泽楷,叶修。

 

楚云秀:小群走起

 

荣耀选手接龙龙小分队

 

楚云秀:预备,开始

 

黄少天: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帅气的剑圣叫黄少天,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宇轩昂,一把冰雨斩尽天下妖魔。这时候一个大魔头出来祸害人间,这个大魔头叫叶修,黄少天打倒了叶修并且为了保护百姓准备迎娶大魔头叶修不让他出来祸害别人。大魔头叶修十分感动于是深深的爱上了黄少天,并决定和黄少天恩恩爱爱秀死那些单身狗。黄少天和叶修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叶修娇羞的拉着黄少天的手还不断亲亲黄少天,黄少天和叶修成了一对恩爱的情侣。

 

李轩:但是这都是黄少天的美梦,黄少天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没有女厕所的公会,指一只只能哭晕在厕所瑟瑟发抖的单身狗。

 

黄少天:去你的去你的去你的小心你们的野图boss我们来pkpkpkpkpkpkpk啊看下次比赛的时候蓝雨把你们剃成秃头!

 

楚云秀:黄少,说题外话要带套谢谢】

 

                         é»„少天已被禁言十分钟

 

吴羽策:事实上吴羽策和李轩准备去B市向在家休息的叶修求婚,这时候已经坐上了飞机,准备给叶修一个惊喜。

 

张佳乐:然而飞机出了事故,吴羽策和李轩并没有向叶修求婚。霸图的张佳乐打败了叶修得到了冠军退役了。收获了叶修震惊中带着敬佩的眼神。

 

魏琛:叶修只是震惊为啥张佳乐会这么蠢,敬佩他的幸运E。其实最幸运的是魏琛,他被叶修邀请到家里做客。

 

林敬言:林敬言得知了这个消息,发挥了流氓精神,把魏琛打进了医院养伤,估计半个月不会好了,叶修只好邀请林敬言到家里做客。

 

魏琛:我的天林敬言你也太狠了,不过老夫也不是好惹的,少年你要当心啊】

 

王杰希: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王杰希凭着大小眼使用了星星射线吸引了叶修。因为两人住在一个小区,于是夜里叶修就开心的跑到王杰希家里。

 

方锐:叶修跑到王杰希家里唱着“啊,大眼,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大?我不知道啊,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只有方锐,凭借着真诚的双眼得到了叶家的青睐。

 

喻文州:叶家准备聘请方锐当园艺小弟,王杰希因为没有照顾好叶修被叶家嫌弃,喻文州为了照顾叶修,天天煲汤给叶修喝,叶修十分感动,对喻文州产生了别样的好感。^_^

 

苏沐橙:苏沐橙就看着这些傻蛋儿不说话^_^

 

肖时钦:肖时钦表示追到叶修都是小事情,他决定先攻略苏沐橙,并把小戴的本子全部送了出去。

 

戴妍琦:小戴哭晕在厕所,但是看着all叶的盛况就是忍不住的抖M 把藏在肖时钦房间里的本子也贡献了出来。

 

肖时钦:我这就去看看我房间里有没有本子,小戴你等着^_^】

 

戴妍琦:队长不要啊!!!/尔康手】

 

江波涛:江波涛认为送本子都是愚蠢的,只有湿身play才是王道。他发挥了自己的九点水大法,把叶修用水冲到了S市,和穿着白衬衫被打湿的叶修开心的玩♂了♂一♂个♂晚♂上。

 

戴妍琦:小戴不懂这些哲学符号(*/w\*)】

 

孙翔:啥玩意儿,我跟你们说叶修要湿身play也是和我play,你们都起开!

 

孙翔:我才没有想和他play!没有!

 

唐昊:孙翔闭嘴!是我和叶修玩,你算老几。@戴妍琦湿身play是什么。

 

楚云秀:这俩没救了,跪安吧。楼壕接工皮受吧】

 

戴妍琦:@唐昊,湿身play就是嘿♂嘿♂嘿(*/w\*)】

 

楼冠宁:楼冠宁表示你们这些家伙都退下吧,他可以给大神很多很多银装很多很多材料,大神是那么出淤泥而不染才不会和你们玩这些游戏。

 

楚云秀:楚云秀看着那些家伙争叶修,默默地抱紧怀中的叶修,亲了一口,为他点烟。

 

孙哲平:恕我直言,上面的那些话都是放屁。孙哲平早就和叶修结婚了,每天都有各种姿势各种地方play。叶修每天都过着性♂福♂快♂乐的生活。

 

周泽楷:周泽楷,伤心,不解。问前辈,真的?叶修❀:假的,只爱你。

 

叶修:叶修说,小周过来,别哭,亲一个。然后对其他人说,有本事交出你们的银装和材料,这些都满足你们。

 

韩文清:你们在干什么?幼稚!

 

混账哥哥身边总有苍蝇已加入本群

 

混账哥哥身边总是有苍蝇:都停下!混账哥哥不可能跟着你们!他是我的!他还没偿还顶替我离家出走的罪责!

 

戴妍琦:all叶脑洞又有了

 

楚云秀:all叶小说又有了

 

苏沐橙:all叶本子又有了

 

————————————————————————

 

那边叶修的小窗不断,每一个小窗表达的意思都相同,银装材料给你,你过来。


【忘羡】待君归

·ä¸çŸ¥é“自己写了什么
·åæ­£ååˆ†çŸ­å°
·æµæ°´è´¦æ¸£æ–‡ç¬”
·é¬¼èŠ‚应景
·äººç‰©å´©åæˆ‘çš„é”…
·é›·åŒæˆ‘çš„é”…
·æŽ¥å—以上进入















夷陵老祖去世多年,却仍是时常被人们提起唾骂。
晗光君蓝湛也解了禁足,又是人们眼中的雅正君子。
可是蓝湛是忘不掉魏婴的,他在无人的夜间端坐着,低低的说出魏婴的名字,千百次次在心中描绘魏婴的相貌,无数次的写着魏婴的名字。
七月十五盂兰盆节,又是鬼节,蓝家弟子自是不会放弃这个大好的历练机会。

蓝家弟子夜猎时遇上了罕见的妖怪,陷入了梦境。

蓝忘机睁开眼,少年的魏无羡被吓了一跳,又像过去在云深不知处时一样同蓝忘机开起了玩笑。
少年的魏无羡消失了,面前出现了一坛天子笑,蓝忘机拿起了天子笑,不要命般的喝了下去。
天子笑不见了,面前是无神的魏婴,蓝忘机不由自主地说话,魏婴只是机械般的重复“滚”。
魏婴也不见了,自己赤裸着上半身,心口上烙着温家的家徽,面前是惊愕的蓝家众人。
蓝家众人也不见了,面前是忘机。蓝忘机入魔一样弹着问灵。
*尚在否?
在何方?
可归乎?
具无应答。*

蓝忘机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
是谁?是兄长。
蓝忘机睁开了眼,看见兄长一脸凝重地看着自己,并指了指自己的脸。
蓝忘机摸了一下脸,湿漉漉的,是刚哭过了。

蓝曦臣在归程时对蓝忘机说:“昨夜的妖怪厉害,可以让人梦见所念,陷入无尽梦魇。”
蓝忘机不语。

自此后鬼节,蓝忘机都会来到此处,做一场梦。

注:文中所出现的*尚在否?在何方?可归乎?具无应答。*节选自与羡书

【平叶】流氓剑士孙哲平

孙哲平生贺
#平叶#
·æˆ‘发现我只写过大孙生贺……
·å¤§æ¦‚就这吧……
·äººç‰©å´©åæœ‰
·æˆ‘管你呢我就是个流水账……
·é›·åŒé”…我的
·çžŽèƒ¡æ‰¯
·è¯»å®Œäº†èƒ½æŽ¥å—就看下去么么么









一
孙哲平,京城人士,诞辰八月十七。

二
孙哲平第一次见叶秋是在京城的宅子里,叶秋衔着一根草坐在孙宅的墙头上,墙头放着一支长矛。
叶秋注意到了孙哲平,丝毫没有私闯民宅的意识,反而对孙哲平笑了笑。孙哲平同样没有要喊侍卫抓住贼人的行为,只是看着叶秋的手、眼睛和……屁股。
两人互相打量许久,孙哲平道:“下来,和孙爷打一场。”
“你上来。”
“下来。”
“上来。”
几轮下来,孙哲平终于上去了。
叶秋一掌把孙哲平推下墙头。
孙哲平坐在地上,想的却是这个人真他奶奶的白嫩。
孙哲平,京城人士,不是什么翩翩公子。

三
孙哲平第二次见叶秋是荣耀盟第二届大会,叶秋戴着面具,只露出来一双明亮眼睛。
孙哲平一眼就认出了叶秋是当年他家墙头上的人,便凑过去和叶秋搭话。
“你就是叶秋?”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和我打一场。”
“好啊。”
两人一场过招下来酣畅淋漓,互损一通,建立起了兄弟友谊。
但是总有一些脑子进了鹤顶红的蠢货,传出来却成了百花一把手落花狼藉挑战嘉世一把手二人不和。
叶秋不管,因为他正在享受嘉世众人的关怀,陶轩不会让嘉世门和斗神受到诋毁。
孙哲平也不管,因为他在过招的时候摸到了叶秋的腰。
真细,弧度也很合手。
孙哲平,百花一把手,对前辈的腰起了色心。

四
孙哲平失踪了,准确的说是留下一封信就退隐江湖了。
荣耀盟成立第五年时昆州一带出了个邪教,孙哲平带着百花众人就进围剿,一干教众全部剿灭,自己的左手却受了重伤,名医秦十一说他以后可能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成就了。
叶秋得知这个消息时已经是三个月后了,他见到了孙哲平。

早已失踪的孙哲平和“与他不和”的斗神坐在嘉世的后山上看星星。
孙哲平在从昆州一路赶来杭州的路上带了两壶酒,本想和叶秋把酒言欢顺便摸摸小手,谁知斗神不胜酒力,一口酒下肚就醉过去了。
孙哲平又不能扔下斗神一人跑掉,只好对影成三人。
斗神三更时分悠悠转醒,睁着一双迷蒙的眼,嘴里嘟囔着“叶修叶修”,手舞足蹈。
孙哲平好奇叶修是何许人,问:“叶修是谁。”
“我!”
一片寂静。
斗神醉倒在了落花狼藉的怀里。
落花狼藉又喝了一口酒,醉了,揽着叶秋,不,叶修的腰睡了一晚。
腰细,人可爱。

孙哲平,前百花谷一把手,对斗神产生了奇怪的感情。

五
斗神叶秋勾结魔教,被嘉世门驱逐,战矛却邪由新秀孙翔接手。

叶修摘了面具在嘉世门山脚下的兴欣茶馆打工。
同时,剑客再睡一夏在江湖上混出了名声。

打工小二叶修和几个野路子还有老前辈组成了兴欣厅。

兴欣众人应楼大少的邀请到了义斩门,见到了孙哲平。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叶修,流氓孙哲平却产生了少女心。

“大孙,来兴欣搭把手吧,要求随意提。”
“我要你。”
“……”
“就这一个要求。”
“呵,这么多年了,终于听见你说出来了。”
“嗯,媳妇。”
“媳妇。”
“媳妇。”
“媳妇。”
“呵。”

次日,众人带着孙哲平回到杭州。
路上,众人目不斜视,孙哲平背着叶修。
孙哲平,再睡一夏,有妇之夫。

六
江湖大喜!!!
不要脸的前叶秋现叶修终于退隐江湖了!!!
顺带拐走了再睡一夏孙哲平!!!
不要脸!!!

不要脸!!!
和叶修天天骚扰别的门派!!!
和孙哲平哭诉,孙哲平一沓银票甩脸上。
“你孙爷爷的媳妇怎能打,这是赔的钱。”

孙哲平,土豪,护妻狂魔,和叶修大魔王狼狈为奸,不要脸,妇唱夫随。

隐藏树叶最好的地方是森林中。